没有手机和网络的世界里,藏着另一种生活的可能

浏览:3304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5日

今天是易家陪你读书的第15天,共读的是第3本书——英国作家吉米·哈利的作品《万物既伟大又渺小》

《万物既伟大又渺小》

如果喜欢,可以分享给更多爱读书的朋友,易家陪你读书,一起读书,一起成长。

在我们昨天的共读里,我们可以看见,《万物既伟大又渺小》描述了哈利和农民“斗智斗勇”的时候,或是不负责任的主人让可怜的动物们受苦的故事。

但除此之外,《万物既伟大又渺小》里也记叙了更多主人与动物们的互相陪伴的感情。今天的共读,就让我们一起来感受这样的温馨吧!

这一天,哈利出诊结束,一面欣赏着北约克郡荒原上美丽的风景和一望无际的草场,一面开着车回到了法西格的诊所。今天的出诊十分顺利,哈利的心情也非常好。

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了。他本来想着,今天可以过一个安静的夜晚,不料,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安宁。

那是一位叫做华生的年轻农工。这个年轻人平时在别人的农场里干活打工,但打工的收入非常微薄,因此,他自己也养了两头奶牛来补贴家用。如今,就是其中一条奶牛出了问题。

那头牛看起来病得很重,乳部肿得很大,哈利碰一碰,牛就疼得把腿抬了起来。乳房里挤出来的不是奶,而是又黄又臭的脓汁。这头牛的乳腺炎看起来非常严重。

哈利给这头牛打了一针,也不知道这一针是否奏效,他只能这样安慰华生:“我这一针只是尽人事了,具体病情会怎么进展,我也不知道。你必须用油挤它的奶,把这些脓汁都挤出来。”

哈利临走时,华生已经准备好了整整一大碗鹅油,准备按照哈利的吩咐把牛乳房里的黄色臭浆挤出来。

但是根据哈利的经验,这项工作又繁琐又恶心,主人们可能只会象征性地做一做,之后,就把所有的问题都丢给兽医了。

第二天晚上8点多,哈利决定再去一次华生家,看看那头牛是不是还有一线生机。当他进去时,华生的姿势和昨天一模一样,只是眼睛闭着,脸靠在了牛肚子上。

哈利和他打了声招呼,这个声音才把他从梦中惊醒,那头牛也被吓了一跳,不过,看起来精神却好多了。

华生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却满怀笑意地邀请哈利再检查一次。没想到,昨天的硬块没有了,哈利轻轻地挤了一点奶,出现的也是白色好奶。这简直是一个奇迹!

这时,华生的妻子来到了门口,说道:“你从来没见过一个人整夜地挤奶吧?自从你昨天走了之后,这个大傻子就一直坐在这里,动也不动一下,不睡觉也不吃饭。幸好我能给他拿点茶和点心来,不然他就给累死在这里了。”

哈利看看华生,再看看那碗已经快用完的鹅油和已经恢复的牛,心里充满了无限感慨。

在约克郡的农场里,动物与人是形影不离的伴侣。没有这些牲畜,农民们就没办法工作,更没办法生活。那么,到了动物年老的时候,农民又会怎么做呢?

邓纳贝农场的老约翰似乎是一个绝佳的榜样。那些优美的古屋,延伸的建筑物,一望无际的葱郁草原,无不是老约翰几十年来经营的成果。他的农场可谓是人的忍耐力与技术的纪念碑。

老约翰本人,正是法西格眼里的一名真正的农夫,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几十年,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农场工人变成了一个富有的地主。

这一次,哈利来到老约翰的农场里,是为了给他的马挫牙。和其他动物不一样,马的上下齿宽度不同,因为咀嚼食物,牙齿也会长得不平整。

这种参差不齐的牙齿会影响马的消化能力,严重一点的,还会伤害马的内嘴。因此,给马挫牙是一项日常护理。

哈利跟着老约翰走了长长的一段路,一直走到了河边。在那里,老约翰为它的两匹马儿准备了马棚,夏天,马儿可以在河边的如茵绿草上凉快凉快;到了冬天,它们就可以到马棚里避寒。

那是一匹栗色的母马和红褐色的雄马。当它们向着哈利和老约翰跑过来时,哈利才意识到,它们是真的老了。

岁月不仅在老约翰身上留下了痕迹,也把这两匹马的毛发染白了。远远看过去,这些白色的毛发就像马儿身上的花纹一样。

“它们没有做工作多久了?”哈利一面给马做例行检查,一面随口问道。“大概……有十二年了吧!”老约翰笑呵呵地回答。

十二个年头?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,就让这两匹马在这一带闲逛,不能不说对繁重的农活而言,是两个被浪费了的劳动力。

“是的,就该让它们在这附近自由活动,就像退休的人一样。它们也该享享天年了啊!”

老约翰两手插进外衣袋里,耸着两肩,沉默了一会儿,才静静地,仿佛自言自语地说,“想当初,我在卖苦力,做劳工的时候,它俩也是在做奴隶啊!”

说到这里,老约翰转过来头来,看着哈利。灰蓝色的眼睛里,写满了他跟这两匹马当年所共同分担的痛苦与挣扎。

给这两匹马锉完牙后,老约翰领着哈利回到了农场的大房子前,与哈利就此告别。

这时,旁边一个修墙的工人随口向哈利打了个招呼,说道:“嘿!你说这老爷子怪不怪,养了两匹马十二年了,从未想过送去马肉市场换些钱,对吧?”

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工人,到一个拥有万贯家产的地主,这两匹马见证了老约翰奋斗的一生。对老约翰来说,这两匹马也不再是普普通通的畜牲,而是他工作中的搭档、努力奋斗的伴侣。

送走这两匹马也就意味着,送走老约翰的一生。

人和人之间的相处,会因为意见不合而分道扬镳,也会因为利益相关而老死不相往来。

而动物却不一样,它们总是会对自己的主人保持忠实,真正做到“无论贫穷还是富贵,我都对你不离不弃”。

史坦菠小姐和她的猫狗就是这样的关系。这位小姐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,一生未婚,如今也走到了暮年,正如她所住的那套破败不堪的别墅一样。

重病在身的史坦菠小姐躺在床上已经好久了。她也没有其他的亲人,只有照顾她的勃罗太太与那些猫儿、狗儿。

每一次给史坦菠小姐家的病号做完治疗,哈利都会走进她的卧室,与她一起喝茶,聊一聊天。

只不过,哈利每一次上门,史坦菠小姐都闭口不提自己的病情,所关心的唯有自己的猫狗。

他们聊天的时候,这个屋子里的四只狗和两只猫,也会跟着人一起钻进卧室,好像也在听史坦菠小姐给哈利讲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。

从哈利的专业诊断来看,这些猫狗就像史坦菠小姐自己一样,已经进入了生命的最后阶段。每一只小动物都有不同的慢性病,除了延缓病情之外,他这个兽医也无能为力。

哈利这一次来到史坦菠小姐家里,是因为一只叫做“宾”的猫。可惜,当哈利赶到时,它已经去世了。

死亡总是让人措手不及,谁都没办法阻止这一场意外。

当勃罗太太埋葬宾的时候,哈利回到了卧室。史坦菠小姐坐在床上,向窗外望了很久,才开口说道:“哈利先生,宾走了,下一个就该到我了。”

哈利听了这话,多少有些担心,他刚刚说了几句安慰的话,不想,史坦菠小姐一面摸着自己的《圣经》,一面接着说:“我不害怕,哈利先生,我知道前面有一个更好的世界等着我。”

沉默了好一会儿,史坦菠小姐又接着说:“我害怕的是我的猫狗……哈利先生。我知道,我之后会再看到我的父母兄弟,但是,我的猫和狗,人们说,动物是没有灵魂的,它们不会到天堂里去。”

说到这里,史坦菠小姐泪流满面。哈利握住了她的手,轻声安慰道:“不会的。如果你所谓的有灵魂是指能够爱,能够表现忠贞,能够感念恩情,那么,我所见过的大部分动物都比人类强多了……”

这让史坦菠小姐感觉好受多了。在这次谈话一个月之后,哈利很偶然地从村民那里得到了消息,史坦菠小姐去世了。而她的猫狗,则被好心的勃罗太太收养了。

每一个生命最终都要走向死亡,这是我们无法逃避的命运。

然而,在生命离去后,我们留下的思念与爱,终将成为别人记忆的一部分,比如史坦菠小姐留下的猫狗,比如哈利为史坦菠小姐写下的文字。

这样的感情令人动容,不过,对于自己的宠物太过溺爱,反而会适得其反。

明天,我们一起来读一读关于哈利的“侄子”的故事。这个“侄子”究竟是谁?他和哈利之间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呢?

主营产品:其他二极管,激光二极管,激光器,舞台灯,集成电路/IC,其他电容器,电影放映机,野营灯、帐篷灯,工矿灯具、头灯,物镜、目镜,激光头